蝕夜

★繁體字注意。
☆主推嵐,大野一生推<3
★沒有CP雷,不過這邊文章煮要是潤智、磁石。偶爾會有山組、all智、智攻...總之我是看心情寫文XD 請自行避雷~務必慎入。
☆超級雜食,歡迎勾搭~
★因為沒有CP雷,最近萌什麼就寫什麼所請小心。
☆一定會在標題上CP,放心。>wO
★非常喜歡現實向,大概還是會以現實向為主。(不過看文的話真的是什麼都吃)

【潤智】小憩

*此篇為人生第一篇J禁w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寫這個(正色)

*CP:長末潤智


為了「表演見學」而一起到LA和賭城的長末二人,在去看表演之前由弟弟開車一起去市區逛了逛,「演約會給大家看」的狀態。

在攝影組撤離之後到表演開始之前,兩人還有一點點的空閑時間。

「不行了...我要回去睡覺。」整個白天因為時差外加收錄,勉強得到的迴光反照buff早已蕩然無存。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他轉身往飯店走。

「喂!」松本潤追了上去,抓住大野智的手肘。

「嗯?」困惑。

「不然你到我房間去睡吧。」

聞言失笑,「有什麼差別嗎?」

「有我。」

「ふふ...我睡覺、要你做什麼..?」

「你這樣睡一定會睡過頭的,我在你旁邊可以叫你起床。」眼神不願妥協。

不自覺的嘟起嘴,聲音彷彿含在嘴裡,「我又不是不會設鬧鐘......」

「不然我去你房間?」

「不要。」秒答。

松本潤有點遺憾的看著大野智,「那你來我房間吧。我會叫你起來的。」

邊說邊走,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兩人房門口。
松本潤最後還是成功的拉著大野智到自己房間了。

「好了大野さん,放心的睡吧!集合時間前,你還剩50分鐘。」

「...不要吃晚餐了,可以多睡半小時。」

「不行。」松本潤笑咪咪的看著他,一邊把筆電拿出來,整理一下工作人員發給他的演唱會資料。

「........我就知道........唔.......晚安......。」

不敵睡意,大野智在松本潤的床上迅速陷入熟睡中。

「這人睡覺的樣子真是毫無防備......」

確認對方已經睡著之後,松本潤飛快的在他的額頭上輕吻。

掏出手機,拍了一張熟睡著的隊長照,順手設成聯絡人頭圖。

松本潤還是調了一下手機鬧鈴,便埋首工作中了。

只是在旁邊,卻異常的安心。

這果然,是愛吧?

時間流逝得很快,手機已經開始震動。

他雖然設置了鬧鈴,卻還是選擇用震動就好了。

他想要自己叫醒大野智。

「大野さん?時間到了哦!」

床上的人微微的動了一下,但是似乎沒有清醒的跡象。

「大野さん?大野さん?」松本潤微微皺眉,起身走到床邊。

「大野さん,再睡下去要趕不上晚餐跟集合時間了。」輕輕推著大野智,只聽到幾聲悶哼。

松本潤輕嘆了口氣,「リ—ダ—!」

依然不動如山。

「......。リ—ダ—快起來!リ—ダ—」

他伏身到大野智耳旁,「我是說真的,你再不起來就要親你了,さとし。」

「.......唔.......倒是親啊......」

「唔哇你根本就醒了嘛!」因為被嚇了一跳反而笑了。

「松潤這麼熟練這種叫床技巧...果然平常.....」

「你才叫床!快起床了啦!」順手抄起手邊的枕頭丟過去。

「咳嗯...嗯...再五分鐘...」

「不行。」

「睡美人、需要鬧鐘以外的東西。」

「..........」這人怎麼可以這麼可愛!明明比自己大了三歲啊!

柔軟的唇印上另一個柔軟的唇。

兩人對看三秒,大野智翻身,「...晚安....」

「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快起來!」伸手去搔癢大野智的腰,對方隨即邊笑邊捲著身體。

「哈哈哈!好啦好啦好啦!」

突然間,房內陷入寂靜。

「吶,要是每天都能這樣起床也不錯吧?」

「你一定做不到的。」大野智起身,揉揉眼睛敲敲額頭,「我一定比你早起,而且你有起床氣。」

「下次跟工作人員說我們睡一間吧?不要多一間房間的錢了。」

「不要。要也是跟NINO一間......」

「不行。」你們平常黏得還不夠多嗎!

「哈哈哈哈!」

洗手間傳來水聲跟隊長的大笑,松本潤也不自覺的跟著笑了。

『叩叩!』

突然傳來敲門聲,松本潤闔上筆電去應門。是等等要一起去表演會場的工作人員。

「松本さん,請問您知道大野さん在到哪去了嗎?剛剛我們去敲了很久的門也打了電話但是沒有任何回應。」

「啊...沒事的,他在我房間,我跟他等等一起下去。」

「太好了!那請你們盡快下樓哦!」

「好的,謝謝。」

工作人員離開不久,大野智從洗手間出來。

「唉、走吧。」

「別歎氣啊!這才是我們來美國的目的吧!」

「是——」

到底誰是前輩啊!


-Fin-

在看那集的時候,看到弟弟都叫他「大野さん」,就想寫聽到弟弟喊他智才會起床的橋段XD
不過有點不太會收....有一點收不回來XD

By 蝕夜 


评论
热度(44)
©蝕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