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夜

★繁體字注意。
☆主推嵐,大野一生推3
★沒有CP雷,不過這邊文章目前主要是潤智、磁石。偶爾會有山組、all智、智攻...總之我是看心情寫文XD 請自行避雷~務必慎入。
☆超級雜食,歡迎勾搭~
★因為沒有CP雷,最近萌什麼就寫什麼所請小心。
☆一定會在標題上CP,放心。wO
★非常喜歡現實向,大概還是會以現實向為主。
☆歡迎搭訕( ´ ▽ ` )ノ

【潤智】剪毛

*J禁
*OOC預警
*忍不住還是想發個文慶祝一下這對小可愛。(咬牙)






「智。」

「嗯?」

拿著報紙跟剪刀,松本潤站在床前,「幫我剪頭髮。」

聞言,大野智的注意力從手機上拔了起來,抬眼看了下松本潤,搖了搖頭。

「潤くん這樣就很好看了。」

「我覺得有點長啊⋯⋯可是你也知道我不會弄頭髮的。」

「我也不會。」

「騙人。你明明會自己修你的頭髮。」硬是要把手中的報紙跟剪刀塞給對方,但大野智就是不接。

「那不一樣……」

他蹭了下鼻子,看著不遠處的帽子架,「我怕剪壞了就不好了。」

「我相信你。幫我修一下。」

「可是現在的潤くん很帥……」

「你幫我剪頭髮也不會變得不好看的。」松本潤索性東西往旁邊桌子一放,爬上床去搔癢大野智。

「啊啊啊やめろよ!哈哈哈哈哈哈!」

最後松本潤玩累了,大野智也笑累了,被松本潤緊緊禁錮在懷裡。那包子臉鼓鼓的看著大野智,那雙搧個不停的長睫毛底下,眼神閃閃發光,一臉期待的看著他。

他就是沒辦法拒絕這個人。

「給造型師弄不是挺好的嗎⋯⋯」在嘴裡嘟囔著,卻還是從床上爬起來,拿過剪刀,他平常自己修頭髮的那一把。

松本潤歡天喜地的拉著他到浴室,自己套上已經剪好洞的報紙,坐在板凳上。

「你想修哪裡?」

「你覺得怎麼弄比較好看?」

「不剪。」

「喂!」瞪他一眼,大野智的嘴又不自覺的撅起。

「唔……你怎麼樣的髮型都很好看。」

「我講真的。」

「我也是認真的啊……」

「那,修一下瀏海?」

「……喔。」

大野智左右打量了一下,伸手去把松本潤的腦袋扶正。摸上那頭軟髮,他不自覺心跳加速了一下。

他拿起梳子,把瀏海稍微梳直,長度已經機乎遮住眼睛。用梳子比劃了一會兒,拿著剪刀的手穩穩的下刀,一臉認真小心翼翼的修剪著。

想偷偷抬頭看那個認真的小圓臉,卻被敲了一下喊了「別動!」

只能使勁的往上透過瀏海看著那認真的臉。

果然他很喜歡專注在做事的大野智。

漂亮的手就在他眼前輕快的揮著剪刀,製作了那麽多藝術品的也是這雙手。他突然有種想抓過來親的衝動。

不過那樣肯定會被打的。

大野智每次都是扎扎實實的一拳,雖然很痛不過是他先忍不住逗弄對方,他自知理虧。

「差不多這樣。」

「我看看。」

松本潤站起身,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有種微妙的熟悉感。「嗯...?」

有一種深山大翔的感覺。

明明沒抓頭髮也沒整理瀏海。

「潤くん可愛い。」

「你真的是……很喜歡這個髮型啊……」松本潤有點哭笑不得,從他開始拍攝99.9開始,大野智看到他的造型總會嘴角帶著笑意多看幾眼,更別提最近在播放的第二季。消息公布,開始拍攝之後,為了不讓自己出戲,兩個人相處的時間都叫他「大翔」了。那態度跟對待自己可真的是完全不一樣...都不知道要不要吃這個醋。

「很可愛啊。」大野智揉揉他的腦袋,把頭髮弄得更亂了,「我們家潤くん又帥又可愛。」

「你才可愛。」一把抓住大野智的右手,把人拉進懷裡,俯身下去親那草莓味道的唇。

又吸又舔又親又抱,大野智回過神來他已經被不知何時脫掉報紙套和上衣的潤一起躺在床上了。

「情人節快樂。」大野智眼神裡帶著點挑釁,嘴角微微勾起。

情人節。基本上他們在一起之後也沒怎麼互送過禮物,能一起在這個日子度過一天已經勝過一切。

「情人節快樂。」

是個男人都受不住的,果斷接受了對方「一起度過剩下的時間」的挑釁,又咬上那草莓味的唇瓣。






-FIN-
--------------


嗯 大家情人節快樂。有夢到嵐嗎?

他們剩下幹甚麼了自己腦補( ´▽` )ノ

评论(9)
热度(59)
©蝕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