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夜

★繁體字注意。
☆主推嵐,大野一生推<3
★沒有CP雷,不過這邊文章煮要是潤智、磁石。偶爾會有山組、all智、智攻...總之我是看心情寫文XD 請自行避雷~務必慎入。
☆超級雜食,歡迎勾搭~
★因為沒有CP雷,最近萌什麼就寫什麼所請小心。
☆一定會在標題上CP,放心。>wO
★非常喜歡現實向,大概還是會以現實向為主。(不過看文的話真的是什麼都吃)

【潤智】ヒリヒリ小指牽手

【潤智】ヒリヒリ小指牽手

*J禁。
*與實際團體人物均無任何關係。
*CP:長末潤智
*OOC注意。
*錄影前的事情等等的純屬想像。
*真的很容易莫名其妙就爆字數。




今天他是第一個到樂屋的人。
不,他「以為」他是第一個到樂屋的人。

在放包包的時候稍微的驚訝了一下,大野智居然比他還早。側躺在樂屋的沙發上松本潤平常的位置,捲曲著身體就這麼睡著。

圓圓的像麵包的臉,比前幾天稍微黑一點點,昨天休假日肯定又去釣魚了吧。不過看樣子這次有收斂一點,沒有黑得很過分。

用拇指指腹輕擦過那在睡夢中微微嘟起的嘴,松本潤有點生氣但無奈的看著他。

真想就這麼咬下去。他想。

他們兩個大約在15週年去夏威夷開演唱會之前就在一起了,但是一直沒有對團員或是對任何人公開。

松本潤相信他們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畢竟在工作場合有其他人在的時候,兩人都會調整到工作模式。不過明明交往這麼久了,卻總是只有工作場合才見得到面。工作結束之後松本潤是很想到大野智家裡的,卻在那一次之後都沒有機會再去。

看一下手錶,離收錄化妝還有一點時間。
本來想著偷襲他一下的松本潤,想起最近他似乎也挺忙碌的,決定就還是讓他睡吧。

位子被自家隊長霸佔的松本潤,只好坐在大野智平常坐的位子,從包裡拿出他的筆電,修改他預定要交出去的企劃。

「吶,潤。」聽到那軟軟的聲音突然打破樂屋的寂靜,松本潤的視線從筆電移開,卻對上正好看著他的大野智,四目相交。

「欸?你什麼時候醒的?」

「你、進門的時候。」

大野智起身伸展雙臂,然後又走回自己的老位子,擠到松本潤的身邊,坐下。

「都醒了你裝什麼睡。」伸手把身旁的人的腦袋攬過來,左手習慣性的順了順大野智的頭髮,「我離你這麼近居然沒看到。」

「ふふ......想看看潤くん是不是個好孩子。」

「那我乖嗎?」

「嗯......不乖。」

「喂!」用力搓揉著大野智的頭,「我可什麼都沒做!」

「所以不乖啊。」大野邊整理被弄亂的頭髮邊看著松本潤,「什麼都沒做才不乖。」

「那大野さん希望我怎麼做呢?」松本潤似笑非笑的回望著他,卻見大野智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他靠著松本潤的耳朵,用幾乎氣音的聲音,「本來以為,王子至少會把公主吻醒的。」

「這裡可是樂屋喔。」松本潤笑著,靠上大野智的額頭。

「你不是最喜歡、尋求刺激了嗎?」

輕輕把松本潤推開,把他攬著自己的手抓下來,瞥了一眼手錶上的時間。

「我出去抽一根。」說完就起身離開樂屋。

本來想著也要一起過去的松本潤正準備把腿上的筆電蓋起來,樂屋門就被打開了。

「唷!早安!」

二宮和也貓著背,視線還在正在玩的手機遊戲「龍族拼圖」上,自動走到固定的位置上。

「唷。」

「我剛剛在吸煙室門口遇到大叔喔。」

「他說他要去抽一根。大概想提提神?」

「他那個樣子,」邊調整讓自己的腰舒服的姿勢,二宮和也已經整個人都快埋進沙發裡了,「有沒有提神都一樣啦。」

「不行,今天輪到他爬牆。」

聞言,他抬眼看了一下今天的遊戲順序跟之前討論的人員排定表,「這麼說也是。」

接著相葉雅紀跟櫻井翔正好一前一後的進來樂屋,然後大野智在預定時間前三十四秒的時候踏入樂屋。

輪流化妝、換衣服,今天服裝師準備的衣服讓松本潤慶幸自己第一眼就把最順眼(最正常)的那套指定下來。

他深深覺得有勇氣穿進攻服上節目的二宮和也在這方面真是了不起,彩色透明小雨衣之類的。

大家稍微的順了一下等一下的節目流程,還有簡單看一下來賓的資料。

「時間到了,請嵐さん移動到攝影棚準備開場!」

「好的。」



開場之後的第一個遊戲是Dual Curling,第一投上場的是黒沢、櫻井翔、相葉雅紀。
松本潤總覺得大野智是故意今天在他旁邊坐下的。

因為生田斗真想要看來賓黒沢的現場表演,所以黒沢很開心的跳起了舞,還順帶的幫電影《預告犯》宣傳了一下。

坐在等待區的大野本來一直放在膝蓋上的左手,悄悄的垂在腿邊。

松本潤瞥了一眼,原本放在腿上的手也放到臺階上。

那垂在腿邊的手的主人明明就像放空一樣的看著正前方黒沢さん的舞,卻短短的,大約連一秒都沒有,偷偷抓了一下松本潤的手。

本來打算偷偷牽大野智的手的松本潤愣了一下,兩人又很有默契的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

那一下短得,松本潤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恍神之中的錯覺。但是指尖還有一點點,被握過的觸感和餘韻。

如果像去年演唱會一樣有戴著心跳儀的話,那個瞬間他的心跳大概有180。

為了轉移注意力,他「不小心」提議讓生田斗真也跳一下舞。
這個小他一年級的後輩跟他們幾個感情都不錯,還跟大野智共演過,是個玩得起來的對象。

生田斗真邊跳邊走下來,坐到松本潤翹起的腿上,松本潤只是一臉淡定的看著他在自己腿上艷舞,但心思還在剛剛被握到的指尖上,生怕一不注意,那餘韻就消失無蹤。

舞跳完之後生田斗真覺得自己這前輩真是太壞了,精神受到不小的打擊,第一輪的表現不太好。

第二輪大野智表現絕佳。

果然這個人只要是ON的狀態就像拿到無敵星星一樣閃閃發光。

換道具的休息時間,大家一起走去休息室。
大野智說他要去洗手間,松本潤順勢跟著一起去,說要去販賣機買罐咖啡。

大野才剛踏進洗手間就被松本潤抓著一起進了同一間廁所。

「剛剛可是在錄影之中喔?」濃眉大眼瞪著那被他圈在門與自己之間的人,八字眉下的那雙眼。

被瞪著的人軟呼呼的咧開嘴,給他一個暖暖帶點淘氣的笑臉,「這難道不是潤くん追求的ヒリヒリ感嗎?」

「我以為你不會想在工作的時候想要親熱之類的事情。而且我們好像有說過吧。」

「因為潤くん在樂屋不乖,ふふ。是潤くん的錯喔。」大野智把松本潤的腦袋勾下來,在他耳邊輕聲的說。

被這人弄得有點無奈,松本潤本來想弄亂他的頭髮,卻想到現在是收錄到一半的換場休息,頭髮不能亂的,只好把對方拉近自己懷裡。

「這是推託責任吧大野さん?」松本潤還是順了一下大野智軟軟的頭髮,「要也是收錄結束後吧。」

「這點程度,在節目中、也不會有人看到的喔。」大野智自己掙扎離開松本潤的懷抱,嘴微微嘟了起來。

今天似乎也擦了護唇膏,好想就這樣咬下去。松本潤盯著那麵包臉,想著。

「這樣可不太好喔大野さん,你那不到一秒鐘的小牽手現在讓我心都癢癢的,剛剛那一瞬間還以為我發呆了那是錯覺。」語畢,捧起戀人的臉,低頭一個吻,再輕輕啃咬大野智的雙唇,居然是草莓口味。

這個人果然是妖精之類的吧。

無數個碎吻之後,彼此漸漸的把舌頭探入、交纏,吸吮著彼此的氣息。
兩人都感受到彼此的熱情微微的抬了頭,但畢竟現在是中場休息,有點急促的結束這個吻。

「你換護唇膏了?」望著大野智因爲和自己接吻變得微紅的嘴唇跟雙頰,眼睛濕漉漉的,松本潤非常滿意得再輕啄一下。

「ふふふ..對阿。草莓口味的很香吧?」

「你是女孩子嗎?」松本潤失笑。

「好了,該回去囉。你還得去買咖啡。」

「啊,對喔。」

稍微確認一下周圍沒有其他人,兩人一前一後離開洗手間。




節目進行得很順利,不過一直到爬牆之前,兩人都沒有機會坐在一起。雖然一起當了Shotgun Disk的投手,不過也是專注在遊戲上。

不如說松本潤覺得是大野智故意的避開跟他坐在一起。

真是的,撩了就跑。
或許是想好好專心在遊戲上?但是這個人上自己的番組的時候絕大部分都是off的感覺啊。松本潤突然發現自己在心裡跟自己對話,連忙打住,盯著場上看。

今天的Cliff Climb是大野智跟相葉雅紀,把手支援是二宮和也、松本潤跟來賓。

看著他們完美爬完,還剩下幾乎要刷新總紀錄的成績,松本潤心中突然有說不出的驕傲。不過又有一點希望是自己跟他一起上場刷新紀錄。

換場的時候他刻意在大野智身邊坐下。

他看到大野智一如既往的把手撐在他的膝蓋上。

松本潤邊看邊換幾個姿勢,讓手放在身旁的樣子自然一點,卻在下一秒感受到大野的手覆上他的手背,大概是剛剛充分運動完的緣故,溫度比自己稍高一些。

再一次的,他感受到自己的演技真是越來越好了。

明明兩個人都望著場上在爬牆的對手們,正下方還有攝影機拍著看台區,不過兩人的手至少疊在一起五秒以上。



瞥了一下攝影機的拍攝方向,快轉到正前方的時候,大野智的手默默的移到了自己的腿邊,跟松本潤的手靠在一起。他偷偷的用右手小指勾起松本潤的左手小指。

松本潤一瞬間覺得心臟簡直快要炸裂。

明明長得這麼可愛,卻總是一臉無辜的在私底下做這種對心臟不好的事啊…...小指被勾著的瞬間,松本潤覺得大野智某個層面來說真是可怕,內心微微苦笑了一下。

偏偏他很喜歡。

果然是ヒリヒリ感,今天玩遊戲都不需要那麼刺激的條件就已經在場外滿足了。

大野智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微笑,但是也就僅僅是大約一秒而已,馬上就恢復平常的off狀態一號表情。

對手隊伍順利爬牆結束,節目的錄影也順利的進行著。
兩人的小指也一直到不得不放的那一刻才分開。

之後松本潤一直提著心錄完節目,不料卻沒有再特別有什麼能跟大野智接觸的機會。

一直到節目收錄結束,所有來賓跟團員都往休息室走,松本潤在經過被二宮和也掛在身上的大野智身邊時,刻意輕拍了一下他的背,用手指悄悄撓了兩下。

這是他們兩個約定收錄結束沒有其他行程的時候,一起搭松本潤的車回家的暗號。

大野智ふふ的笑了一下,代表他知道了。




『啾!』

松本潤解鎖車子的自動鎖,上車之後看到大野智緩慢準備打開後座車門,準備上車。

「坐我旁邊。」皺眉,有點霸道的命令句。

「嗯。」大野智點點頭,關上車門,繞到副駕駛座的位置,才剛上車手就被松本潤抓個正著。

「你今天是怎麼回事?」

「今天哪有怎麼了?」

「你平常可不會在收錄的時候這樣玩的。我們之前就已經說好的。」

輕撫上大野智臉頰的手溫溫的,從顴骨往下一直到脖子,松本潤的手指描著大野智的臉,讓本來一直不往他這邊看的大野智邊笑邊轉過來。

松本潤的濃顏上帶著擔憂的神情,他覺得這一刻大野智的表情就像是妖精。眼神很溫柔的笑著,嘴巴勾起一抹微笑,卻彷彿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生物。就算只是這樣坐在自己身邊,身上卻好像會隱隱發著光。

「潤真是溫柔啊。」

本來擔心著的松本潤聽到這話反而笑出來了,「你沒頭沒尾的說什麼啊?」

「我喜歡潤喔。」大野智牽起松本潤在自己身上越摸越下面的手,「所以也會陪潤玩ヒリヒリ的遊戲喔。」

「不不,方向不太對吧?」

「在沒上場的時候讓潤覺得太、刺激之後,上場就不會有餘力追求奇怪的不利條件了。」

「欸?」

大野智又ふふ笑了起來,讓松本潤莫名的有些火大,把人整個攬過來,唇印上唇。

舌與舌交纏、探索,他們吸吮著彼此的氣息,啃咬著彼此的唇。

車內的溫度隨著這個漫長又熱情的吻彷彿提升了一兩度。松本潤接吻的同時,手也不安分的在大野智身上遊走,然而大野智卻抓住他的手,十指緊扣。

要不是他還有一絲理智,知道現在在停車場,他早就把大野智的椅背放倒了。

有一點依依不捨的分離了那柔軟的唇,松本潤的大眼睛裡染上了一絲危險的色彩,大野智知道他正透過那濃密的睫毛看著自己。

「吶,今天來我家怎麼樣?」

「不行。」

「這次又是為什麼?」大野智不讓自己去他家就算了,也總是婉拒自己的邀約。松本潤有時候真的想不透,大野智到底為什麼不願意到自己家來。

「我今天沒有要搭你的車回去喔。」大野智用手擋著松本潤的身體。

「欸?」

「我今天跟相葉約了喝酒喔。」

回過神來的時候,大野智已經在車外了。這下車的速度之快讓松本潤百思不得其解。

「潤くん、回去小心一點。」

說完就逕自走掉了,留下松本潤在車上錯愕的看著大野智離去的背影。

「可惡。」早知道剛剛直接開車帶走算了。松本潤心想。


今天依然拐人不成功的松本潤度過了有些懊惱的一天。




-Fin-


這篇前前後後拖了蠻長一段時間。
從看到他們倆的合照到寫完真的拖很久XD
一直完結不了,因為還沒有要開車,不知道該停在什麼地方比較適合。不過收尾的地方還是不滿意就是了XD
簡單來說,就是個一直被妖精智撩撥但是吃不到的潤潤XD

评论(2)
热度(58)
©蝕夜
Powered by LOFTER